糖果先森

我一定来了场假穿越 (真)第四章 (全员性转)

当你捡到一只受伤的野生性转康

首先,送到安全的地方并进行简单包扎

问:如何让野生康在醒来后不会攻击你

答:假如你是位圣殿骑士大团长,可以选择穿好你的工作服(最好是深蓝色的)头发扎成低马尾并戴上一顶三角帽(重点的重点)在野生康醒来时双手负与身后,操一口标准英式英语,然后说句:morning,son(daughter).

康:……

然后你就会发现你的头上出现了一把做工精良削铁如泥的斧头

斯沃特打了个寒战

一想到斯沃特大团长的一百种死法不止,威斯汀决定停止自己的脑洞

同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可以方便自己在众导师中混的好办法,这个办法先天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一旦成功,自己一家老小的安全系数又蹭蹭蹭地上升了了十几个百分点

一想到这点,他的脚步声变得无比欢快,一路蹦跶蹦跶的跑进康纳休息的房间

——

他知道康纳现在已经醒了,虽然他坚持躺在床装睡,并假装没感觉到自己那两个女儿赤裸裸的视线

眼瞅着康纳要憋不住,身体紧绷仿佛下一秒就要蹦起来,威斯汀连忙朝闺女们招招手,随便找了个理由打发出去,同时也在口头上让她们早早断了内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闺女们刚走,门一关康纳就迅速半蹲起,盯着威斯汀的眼神就好像一头盯着猎物的狼,联想到了刚刚脑洞中自己脑门上那闪闪发亮的落樱神斧,威斯汀硬是打了个寒战

酒壮怂人胆,威斯汀抓起一旁小桌上的葡萄酒,故作镇定的倒了一杯,一边轻晃酒杯一边备儿有气势地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不愧是北美兄弟会的大导师,印第安战神的名号不是白叫的,就算变成姑娘家家还是那么有威慑力。”威斯汀小酌一口酒,笑容略痞地看着康纳

康纳德姿势不变,但表情略带一丝窘迫和尴尬——对于自己身体的新变化,而威斯汀很高兴自己捕捉到了这个小细节,话也不多说,笑而不语

康纳打量着眼前人:一身劲装,装备武器和软甲;四肢修长有力,显然是个惯以速度取胜的武者;武器目测只能看见匕首和弯刀,善用暗器,无长武器,应该是个杀手;惯用右手

硬拼硬,结果不好说,如果换做以前还是男性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些胜算,可现在……更别说还受了伤

最终康纳打破沉默

“昨晚的那个大团长呢?”显然她不知道面前这个从内而外散发着“我是个杀手”信息的人就是

“Boss有事回去,命令我照顾好你,你的要求尽量满足”威斯汀决定睁眼说瞎话,一切按照自己的计划来

“你是谁!”

“无可奉告。”亲爱的康娜娜快按我剧本走!


“那让我离开!”

“恕难从命。”快快快!


“说好的尽量满足呢!”

“……我叫维斯特”故作为难,实际上是在为难忘记那个杀手的假身份名字叫什么

“留下我的目的”


“方便Boss与刺客联系,进行合作”其实就是单纯想把你留下来,没别的意思,我动机很纯良,真的!

康纳渐渐平静下来


双方合作的例子也不是没有,海瑟姆的日记里曾经有提到过类似想法。康纳也是知道的,虽然未必会同意,但也不会那么快就拒绝

“继续说。”


“Boss在很久以前就有了合作的手法,但苦于病魔的折磨,长年卧病在床(一脸藏不住的悲痛,假的!),这几年来在圣殿中的威严也渐渐打不日从前,还被几个卑鄙无耻下流道貌岸然(一下省略)的小人撬了墙角(义愤填膺的瞎扯蛋)。这几年来,Boss为了方便行事,对外故意加重自己的病情,暗地里派遣我去除掉阻碍(继续一脸悲壮地瞎扯蛋),但他能信任的人真的太少,所以Boss想找刺客帮忙。”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噢,你要知道,不止一个像你这样的穿越过来还性转的大导师,据我所知,剩下的那几位都在刺客的总部里。而Boss想找的帮手就是你们这些大导师们。”

“你们的筹码呢?”

终于说到重点了!威斯汀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故作神秘道

“放心,你和你的伙伴在知道后绝对会十分乐意帮助我们的。而这段时间,拜托你好好休息,到时候还得让你做媒介呢!”

——
几周以后

今天“花花世界”作为城中最大最有名的妓院依旧是十分受欢迎,而她今天也迎来了两位不太一样的客人

其中一位客人戴着兜帽,乍一看上去不起眼,再看过去身子曼妙,犹如犹如火焰中的白色郁金香,再仔细看一眼又觉得自己刚刚绝对是眼瞎,瞧瞧这一脸的煞气,这周身的气场还有这身高,不管是妓女还是嫖客在靠近后都迅速多开

在看另一位,看着就明显比旁边那位养颜多了!茶色头发,奶油白的肤色,眸色很淡,长得一张男女通吃的娃娃脸。显然是个刚逛窑子的新手,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的新奇。但如果你的观察力能在厉害一点,那你就会发现在那好奇之下是准备弄死某人的决心



薇薇安呆在罗莎的办公室里向前者汇报工作,一同前往的还有艾吉奥、亚诺、和雅各布。

当薇薇安离开办公室时,三个俏丽背影正挤在一处影藏的看台,小声议论着什么

看见了薇薇安,雅各布赶紧招手把她叫来,原本就狭小的看台顿时拥挤不堪

“你快看那个人,像不像之前那个拿刀威胁你的那个变态?”

顺着雅各布的手望去,薇薇安望了好久才看见了一个流连在妓女和嫖客之间的茶色脑袋

“是吧是吧!我一看那个人就特像那晚的那个家伙!这年头茶发的家伙哪有那么多,除非是个病秧子!”艾吉奥在旁边插嘴

“肯定就是他!鹰眼意识可不会出错!”亚诺在旁边添了把火

唯恐天下不乱的三个熊孩子暗搓搓地相互对视一眼,相当默契的笑了笑,抬手叫来了妓院的主管

“你们这有男妓吗?”艾吉奥一脸愉悦微笑

“要那种脸蛋漂亮身材苗条腰软,年龄最好十二到十六。”亚诺一脸跃跃欲试

“还要很粘人的那种,踢都踢不掉,顺便和他们说谁先把那家伙弄上床来一发这些钱就归谁。”雅各布补充,扔出出了一个满当当的钱袋子

找不到康纳在人群里转来转去的威斯汀感觉自己脊背有些发凉,顺着第六感抬头看看艾吉奥等人的所在地,却什么都没发现

估计是被盯上了!!

威斯汀颇有先见之明的想

然后,他就看见了自己这辈子都想象不到的画面:

一群(注意是一群)水灵灵白嫩嫩的正太少年们,穿着根本不能算是衣服的衣服超自己娇娇弱弱但速度惊人的冲上来,一靠近他们的腰、腿、手就像藤蔓一样缠上来,直撞地他脚下不稳,跌坐在堆满枕头的地毯上

威斯汀:白人脸问号?

等到他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后,众少年们已经半躺在他周围,千手观音一样,一半手在他胸口,一半手试图解开他的腰带伸进去以及部分观众一脸的MMP

威斯汀抬头,再次往那个地方看去……

好! 很好!

不愧是我的亲!弟!弟!

你要看?那就来点刺激的!!

下一秒,威斯汀已经挣脱了部分手,靠着软垫坐了起来。他一只手捏住离他最近的一个男孩的下巴,强迫对方靠近。

“这个留下,其他都滚!”

威斯汀试图摆出有史以来最严肃最令人畏惧的表情,并成功建立了足以让这群男孩吓跑的气场。只留下那一个男孩瑟瑟发抖的呆在原地,努力用手支撑着自己的上半身。大大的蓝色眼睛蓄满泪水,有一滴已经顺着脸颊流到他手心里。

看到男孩的目光,威斯汀内心有些退缩了,气势也明显降下来,不会再让人感到难受

正当威斯汀在犹豫要不要继续以此来报复弟弟是,一把斧头破空飞出,朝着他的手臂飞去

要是再慢那么一点点,他躲避的方式偏差那么一点点,估计他就会变成圣殿骑士版的马馆长

“有人要见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康纳抛下这句话扭头就走,丝毫不理会威斯汀,甚至是她那还呆在墙壁上的斧头


威斯汀摸摸鼻子,撇撇嘴,朝那个男孩露出安抚性且带着歉意的笑容还顺便揉搓了下他的栗色卷毛后,一路小跑上楼

评论(1)

热度(23)